这里落落欢迎勾搭w
是个垃圾懒癌患者十八线不知名杂食写手

【秀业】MAD HEAD LOVE

·大噶好好久不见


·时隔多年梦回初恋…cp


·三观不太正 如果需要请在家长陪同下观看


·我还是第一次写少女心的会长大人 心慌慌


·蛮高能的,OOC预警

---------------------------------------------------------------------------


糟了。


还没挨上迎面的那一拳浅野学秀就在心底大叫不好。他本能地想要避开,然而那一拳已经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他的鼻梁上。


他后退了两步稳住身形,那只立刻捂住鼻子的手还没拿下就已经看到了从指缝间渗出来的血液。


而给出这一拳的罪魁祸首看起来没有一丝愧疚,仍是扬着下巴蔑视着浅野,挑衅意味十足。


浅野在那鎏金色的瞳孔中看到了熊熊怒火。


这不是赤羽业与浅野学秀第一次如此大动干戈地吵架。


虽说交往之前就是互相看不顺眼的竞争对手,交往之后两人更是丝毫没有要互相体谅包容一点的意思----甚至让人禁不住怀疑两人是不是都是外貌协会顶级会员才会与对方交往。


处理事情方式上的互相挑剔或许只会引发几句口角之争,但是看待事物的不同会上升到三观的不同,挑衅几句就说不清谁先给了谁一拳了。


“讲道理,你说你这恋爱谈得有个什么意思?”听说了这事的前原阳斗在某次名为“3E男子颜值担当小聚会”上咬着吸管这么感慨道。


然后被赤羽业的一句“很好今天你买单”堵住了嘴。


然而转头赤羽就把这句话复述给了浅野听,于是两人没说几句又扭打在了一起。


作为赤羽业资深好友的潮田渚也忍不住说,你们两个互相谦让一点嘛。


前者听闻扭头看了浅野一眼换了个位置,牵起了浅野的左手。潮田渚这才看清神通广大英俊潇洒的前会长大人右手大拇指似乎骨折了,打着夹板被白色纱布裹得严严实实的。


而这个部位骨折的原因无非就那几个,要么是意外要么是握拳时太用力。


…你们学霸的爱情我们不懂,不懂。


回到两人怒目相对的现在。


起因是什么浅野已经忘了,反正架也打了理由也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他横腿扫过赤羽业所在位置,被后者轻易躲开。正低着头又是一记直拳迎面而来。浅野抓住那只挥过来的胳膊,借力起身用膝盖顶击赤羽业的腹部。赤羽业躲闪不及,被迫吃下攻击,身体本能地因疼痛而弯曲,但多年的打架经验却在告诉他这个姿势并不安全。


浅野趁着对方缩起身体的时候把他的双手反剪到背后,而赤羽也很快反应过来,还未被抓牢的那只手挣脱开桎梏,又是一拳招呼过去。浅野手松得快也是堪堪躲过,又一拳打到赤羽业的眼睛下方。拳头没离开多久那一片便青肿起来。


“好了现在扯平了。”赤羽业抬手在眼前晃了晃,确认视力没有受到影响,这才说出今天争吵以外的第一句话。


“没有。”浅野指了指领口满是鼻血不能更狼狈的自己,“我这边都流血了。”


真有够计较的。赤羽业在心里暗暗道,但还是扔了一包纸抽过去示意对方自己处理好狼藉。


“我去医院。”浅野简单擦了擦衣服,发现血迹已经干涸凝固就干脆脱了下来,“估计是洗不掉了,扔了吧。”


“嗯。”赤羽业自觉接过浅野脱下来的衣服,“我陪你一起去医院。”


并不是说两人的矛盾就此解决,而是这场吵架终于告一段落。像是两人心照不宣的约定,不是以谁先举手投降----不过因为两人都很骄傲所以这根本没可能----而告终,而是当两个人所受到的伤害是等同程度时才停止。


作为两个战力旗鼓相当的完美超人显然都对这个默然成形的规矩没有太大意见,干脆就放纵起来。


反正不论从肉体还是精神上算都没吃亏。赤羽业在某次给自家恋人绑绷带时这么漫无目的地想到。


然而浅野学秀却不是这么想的。


有好多次在挑了赤羽毛病两个人争执不下各自摔门不理对方时他都会一遍一遍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真的管的太多了。


首先,赤羽业是个成年人,一个能明辨是非而且在官场上混的颇为顺风顺水的成年人。其次,赤羽业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初中时那个神奇班主任的教导和各种神奇经历显然让他受益匪浅。最后,赤羽业是个单独的个体,他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套路,而且这些都能被常人接受,所以根本不用浅野教他些什么。


那我是不是有毛病。浅野学秀最终得出这个结论。


我的恋人很好很强大,他是电是光是唯一的神话,还是诸多小女生眼中高不可攀的长腿哦吧。


那我管他个什么劲?浅野在内心唾弃着自己,难道是担心他沾花惹草?笑话,要不是遇见了我小恶魔多半是要打一辈子光棍。


毕竟赤羽业在别人眼里真是太优秀了。


这时浅野学秀忽然就想明白了一切,关于自己为什么要操心这个大众男神的原因。


那是两人刚开始同居不久后的某个晚上。因为下午就收到了赤羽业发来说晚上有饭局,推不开,所以早点睡不用给他留灯的短信,所以浅野炒股炒了个爽。


准备摸上床睡觉的时候差不多已是凌晨两三点,刚缩进被窝就听到了某人手忙脚乱找钥匙哗啦哗啦的声响。然后是钥匙插进锁孔转动的声音。


脚步虚浮而且走走停停,偶尔还有咳嗽的声音。想也不用想是赤羽业醉了个透回来了。


浅野不排斥赤羽喝酒,也不反感他喝醉。当然酒品好是一个原因,但另一个原因,大家都是事业男人,应酬那点事都心知肚明。谁想灌醉谁是根本拦不住的事,浅野自己都被灌过几次。


他掀了被下床去看看情况,还没开门就听见赤羽在卫生间里拧开水龙头,水流簌簌流下。


看来是醉得不清啊。


浅野走进卫生间,看见赤羽业撑着洗手台,摇摇晃晃地勉强维持着站立的姿势。早上出门时熨得服帖的条纹西装现在有了些许褶皱,塞进裤腰里的衬衫下摆也被扯了出来,因为弯腰的动作露出一小截因为醉酒而泛着粉色的皮肤。


干嘛,看我笑话啊。赤羽这么说的时候根本没有抬头,湿漉漉的额发垂下来遮住半张脸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就是想看笑话也不会看一个醉鬼的笑话。浅野皱眉,酒醒了就快过来睡觉,明天我帮你请假。


胡说,你们都想看我笑话。赤羽说道,你们都在等着看我出丑。


他这么说着的时候已经离开了洗手台,慢慢盘腿坐到冰凉的瓷砖地上,慢慢靠上了同样冰凉的墙壁。红色的额发散乱着,有几缕过长的遮住了一点视线。平日看起来咄咄逼人的金色瞳孔似乎仅仅因为这点遮挡削弱了几分锐利。


又或是因为他醉眼朦胧眼睛半瞌着,周身的氛围也全没了往日那般警惕。


学秀,赤羽业有气无力地叫着,你陪我说说话。


这是浅野学秀第一次看见赤羽业这么疲惫倦怠的样子,脆弱得让人心软,更没有理由拒绝他的请求。


于是浅野跟着坐下来,听赤羽在那里絮絮叨叨地讲一些他平时根本不会说的事。


官场这趟水总归是浑的,就算你做好了万全准备,在真正的战场面前都是让人嗤之以鼻的小儿科。


跟赤羽业同龄又这趟浑水的大多是世家的公子哥,有背景有后台,只要不太过分,什么违规的事不敢明目张胆地做?赤羽一个野路子,再优秀也不管用。


同龄野路子其实不算少,但像赤羽这样有能力又敢逆流而上的太少了。


于是赤羽就毫无疑问地成了众矢之的。


上级领导来视察,第一个被命令收拾烂摊子而且不让露脸的就是你,用来联络人脉的各种活动也大多排斥你,就连今天看起来很开心一直闹到凌晨的饭局也不过是暗自把镜头对准你准备拍下你失态的样子。


他能怎么办?能大闹一场么?能凭借自己的优秀让领导为自己出头么?能拒绝那些笑容里写满了嘲讽的聚会么?


你委屈你难过你受伤,有什么用?能解决问题么?能助你多一级通往上层的台阶么?


还不是要笑脸相迎,还不是要精心安排自己在聚会上的举止,还不是自己咽下那些苦。那个黄色章鱼说过,要把你吞下的委屈看作是未经打磨的刀,它总有一天会助你成功。现在看来可不是么,未经打磨的刀被吞进肚子里,毛毛糙糙的金属边角割开咽喉,烧灼般的疼痛感一路蔓延到肚子。


痛彻心扉。


浅野听到一半的时候就走过去坐到赤羽的身旁,紧紧握住他的手。现在眼见得他要讲不下去,直接把人抱在了怀里,不多时颈窝处一片湿润。


业,浅野凑到怀里人的耳边低声道,没关系。


在我面前你不用那么委屈。


我们之间是对等的,你可以不用考虑那么周全,让自己成为丑角。


你可以像你初中时那样与我针锋相对,可以中二,可以洒脱不羁。


我最希望你来依靠我,这不是软弱,而是你在全心全意信任我的表现。


我愿意做你最坚强的后盾,可是愿不愿意靠过来还要看你自己。


赤羽业,我真的很喜欢你。


话音刚落就被怀里的人抬头吻住,唇舌相交间似乎还尝到了泪水的咸味。


现在浅野全想起来了,他忍不住东管西管的原因,他由着赤羽的性子跟他打架的原因。


因为他想这个人活的开心一点。


他知道他不喜欢在日常充当受保护的一方,所以下手的时候纵然有所顾虑也不会干脆不打赤羽----虽然有一部分原因确实是后者气人的时候是真的想让人打他。


他知道他喜欢酣战的畅快感,所以每次都奉陪到底,在两个人几乎是相同伤害时停手。


看起来真扭曲不是么,哪有恋人间是这么相处的?正常来说不应该是把对方当个宝宠着么?


是啊很扭曲,按照你们的世俗眼光来看是真的无法理解。但是按照你们的世俗眼光来看,我们两个大男人谈恋爱也是扭曲的,扭曲的人做扭曲的事,为什么你们这些普通人不觉得避之不及反而会不停地凑上来指责我们呢?


最后入我家户口本的也不是你们这些普通人。


“在想什么呢?”赤羽业一手拉着早就穿好鞋站在家门在准备摁电梯的浅野学秀,一只手忙着系鞋带。


这是个极其别扭的姿势,赤羽业好半天也没有系上。就在他自暴自弃把鞋带随便怼到哪个缝里的时候,浅野学秀蹲下身,把鞋带抽出来,轻轻巧巧地打了个蝴蝶结。


抬头的时候被赤羽小心的吻住了。


幸好医院检查出来没什么事。两个人被漂亮的护士姐姐分别领去不同的地方包扎,显然是误会了两个人的关系,以为是见面就剑拔弩张的阶级敌人。


不是,刚刚我俩挂号的时候还站在一起互怼玩呢,怎么就变成了阶级敌人?如果说是地主阶级和官僚阶级确实有那么点意思…


“干嘛呢?眼睛都直了。”浅野顶着鼻梁上明晃晃的一块胶布走过来,对着发散思维的红发小恶魔伸出手,“走了,回家。”


难得没有嘲笑浅野的狼狈,赤羽低着头任由浅野牵着手走到医院门口。


“…喂,今天是我不对。”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现在肯定脸红的要命,大概连耳尖也是红的吧。


“怎么?系个蝴蝶结就把你打发了?”浅野说道。


“不是,”赤羽没有理会他的调侃,“今天是我不对,不应该打那么严重。”


“那你的意思是你跟我吵架的理由没有任何问题?”


“我觉得我没有错。”


抬头,四目相对,眼中都写满了无奈。


“回家算账。”“好,回家算账。”


又是十指交握。


-FIN-


有机会的话可能再修改修改,写到一半就放飞自我了大概会有点问题。


感谢各位小天使的浏览,没有造成不适就好…


顺便安利一下题目这个曲子!八爷的歌真的超好听!


…这么好听的歌被我用来这样那样我的罪恶感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评论 ( 2 )
热度 ( 59 )

© 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