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落欢迎勾搭w
是个垃圾懒癌患者十八线不知名杂食写手

【维赛】当我们说起那些茶余饭后的琐事 -下-

·写到最后才发现逻辑有问题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我选择放弃

·大概是最ooc的维赛

·有微量车元素请注意

·以上都ok请下滑

---------------------------------------------------------------------------

奈何这次蹲点一点也不顺利。

别说人没堵到,赛科尔新买的白球鞋还被人踩了一脚。

维鲁特也窝了一肚子火----显然这次情报有误。

他们混在一群等歌星出门换车的粉丝堆里,结果和所有粉丝一样失望而归。更何况他们不是见到偶像就嗷嗷叫的小女生,是训练有素任务在身的半个军人。这种被人白白耍了一顿的感觉并不好。

要不是赛科尔摸着肚子说我饿了,维鲁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说白了还是有份17岁少年的自尊在作崇。

现在两个人坐在拐角处的拉面店里,四周除了油腻腻的桌子油腻腻的椅子,蒸腾而上的水汽,就是烟熏火燎中喊服务员的糙汉子。

赛科尔低着头玩手机,维鲁特就捏着手机思考人生。

嘿,你们介意拼个桌么?

来者戴着墨镜口罩,维鲁特通过屏幕的反光在一瞬间看清了人脸。

没关系,人也不多。维鲁特说道。

赛科尔会意,立刻接上话。

没想到这个歌星没什么架子,喝了几口面汤就和赛科尔开始称兄道弟,直到助理打来电话的前一刻赛科尔还在和他胡诌自己谈了多少女朋友。

哎哟兄弟我得走了。歌星拿餐巾纸擦了擦嘴,也就这一个动作能看出他是经常出入上流社交场所的人。

赛科尔叼着根牙签反骑在椅子上挥了挥手。

人影消失还没过两秒,赛科尔就站起身快步走向门口。

你说谎技术太烂了。

维鲁特在他身后说道。

赛科尔难得没搭腔,跟着那个歌星----现在叫他目标人物更好----一路走到了转播大厦门口。

看来是跑个片场。

赛科尔蹲在目标大楼的后门台阶上,悠悠地打了个哈欠。维鲁特抬眸,刚好对上了影刃阁下水汽氤氲的双眼。

他们的确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折腾,手上什么装备也没有,更没有什么后援,只能靠干等。

维鲁特走过去坐到赛科尔身边,脑袋一歪就要打盹。

欸停停停你不嫌硌的啊?

赛科尔用手托住了维鲁特的头,说话的声音不由自主地放轻了一些。

嗯。维鲁特应声道,天热就想睡觉。

哦哟,要是那些小学妹听说男神这么大众的一面会不会觉得人生很是幻灭?

她们大概只会尖叫着好可爱啊什么的。

赛科尔撇撇嘴,任由维鲁特在肩膀上沉沉睡去。

好在任务最后还是顺利结束了。只不过负责动手的赛科尔被吓得不轻,见到维鲁特愣是半天没憋出一个字。回寝室的途中才小声说道卧槽居然是个精神分裂。

看来是真吓到了。维鲁特想着,靠刷脸过了门禁这个坎。

回到寝室赛科尔就瘫在床上不动弹了,宽松的T恤衫被撩起,露出一小截腰线,好看得要命。

维鲁特打完电话汇报完情况就看见赛科尔挣扎着要脱掉衣服。结果衣服没脱掉倒是裤子快掉了。

真蠢。他想,拿好了换洗衣物往浴室走。

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赛科尔已经睡熟了,还是那个衣服没怎么着裤子倒脱了一半露出里面的蓝色内裤的别扭姿势。

说起来赛科尔确实大维鲁特一岁,平时也总以“哥哥”自居,而且经常用照顾弟弟的态度对待他,但总有些时候蠢得让人发指。比如现在在自己的暗恋对象·男面前毫无防备衣衫不整。

维鲁特凑过去吻了他的嘴角,却被赛科尔摁着头进行了真正意义上的亲吻。赛科尔拿小腿去蹭维鲁特的后腰,暗示意味再明显不过。

最后他们还是做了。

18岁的赛科尔被17岁的维鲁特压在身下,除了想尽办法压抑喘息和忽略掉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水声只能紧紧拥抱住身上那人。维鲁特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静自持,毕竟是他先喜欢上的人,看着赛科尔被情欲浸透了的样子只会更加失控。

维鲁特,赛科尔已经有些失神,额发被汗水浸湿黏在额头上。不如说能如此口齿清晰地说出维鲁特的名字就已经很是不容易了。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维鲁特用嘴唇和舌头遏制在了喉咙里。

一时沉浸在情事里的赛科尔没能阻止维鲁特射在自己身体里面。

做完两个人都是喘的不行。维鲁特还有点想要清理的意思,被赛科尔一把揽住腰说算了男神明天再收拾吧----嗓子是哑着的,没来由得多了几分性感----维鲁特被身后人的困意传染,也闭上了眼睛。

现在赛科尔在宿舍楼下放飞自我二十分钟了,他还是没能想明白今天面对维鲁特的第一句话该讲什么。

毕竟这太尴尬了,一对搭档了十几年的老爷们居然滚上了床单,而且还做了全套。赛科尔把脸埋进膝盖里,碎发下的耳尖泛红。

身后传来下楼梯的脚步声,赛科尔甚至都没想要挪动一下位置以不阻碍他人。

干什么呢?

好家伙,苦恼了二十分钟的问题就这么被轻而易举地解决了。

思考人生。他甚至都不敢抬头去看维鲁特的脸。

思考谁的?赛科尔·路普的还是赛科尔·克洛诺的?

他听见维鲁特这么说道,猛地抬头看向维鲁特。白发红瞳的优等生居然学会了挑着眉翘着嘴角这样的游刃有余。

维鲁特的确是国立军事学院引以为豪的优质学生,也确实是克洛诺家备受瞩目的后续继承人,可同时他也是塔帕兹的国民,南国特有的放荡不羁与洒脱是从一开始就刻在这个人的骨子里的。那是多少条条框框都约束不来的本性。

“都不是,”赛科尔起身,看着维鲁特的眼睛认认真真地说道,“是在考虑维鲁特·路普的人生。”

-FIN-

哈哈哈哈虽然赛赛看起来比较攻但是有什么用!!!还不是被吃的那一个!!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