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落欢迎勾搭w
是个垃圾懒癌患者十八线不知名杂食写手

【维赛】当我们说起那些茶余饭后的琐事 -上-

·ooc注意


·人物性格仍然自我理解 (有觉得赛科尔智商变高了么?


·词不达意 看着乐呵也好


--------------------------------------------------------------------------


赛科尔已经坐在楼下放飞自我十分钟了。


这是他自从迈入自我意识强盛时期开始便有的习惯,常人称之为发呆,赛科尔就在心底嗤笑这叫臆想。


臆想的时候可以不去管那些劳什子政界高层和姑娘们如何看待他这个“男神身边的污点”,太爽了。他自出生以来就抱有浪漫主义的幻想情怀和对这个世界的莫名憧憬,而为了维鲁特束之高阁进入军事学院真是委屈死赛科尔了。


但他并不会因此讨厌学院,也不会因此讨厌维鲁特----事实上他对这个白发红瞳的哥们儿有几分莫名的同情。


两人自幼年开始搭档,维鲁特出席多少次社交场合赛科尔就要跟着扮演“脑袋不灵光的侍从”多少次。


他倚在门口陪着小姑娘瞎扯淡的时候会用余光偷偷去看那个距离不过三米的克洛诺小少爷。


或是看到他对贵妇行吻手礼,或是看到他悠悠地抖着手腕看着红酒沿杯壁蜿流而下。


这真是太无聊了,赛科尔将十指插入被发胶固定好的烟蓝色短发中。


于是就在归途中订了两张随便飞往什么偏远山区的机票。


那个时候维鲁特就枕着他的肩膀睡觉,奈何赛科尔从小就苦练体术,还有老爷们这个属性加成,肩膀硌得要命。别说觉没睡成,维鲁特觉得太阳穴都要被硌出个洞来,又疲倦得懒的开口。


所以即便他看到了赛科尔的动作也没说什么,只是拽了拽赛科尔怕他睡着感冒而扔到他身上的西装。


一趟说走就走的一日游中倒是结识了弗尔萨瑞斯有名的工会双星。


维鲁特乐得看赛科尔早起时胡乱抓两把头发就往嘴里塞牙刷,更乐得看赛科尔被格洛莉娅撩的炸毛。


傍晚,恰好赶上了当地风俗节日。


赛科尔呲着小虎牙就往老实腼腆的姑娘堆里钻要学唱山歌,格洛莉娅瞧了去也拉了一个姑娘要学,空留维鲁特和埃蒙在一旁干等着天黑回去睡觉。


万万没想到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内就听着赛科尔和那个西国小丫头互对山歌。


维鲁特被吵得只想拿枕头闷死属于自家的那个罪魁祸首,却在看到少年笑的见牙不见眼,被篝火模糊了线条的脸庞时放下了手。


同样承受着这一切的还有苦不堪言干脆选择放弃治疗的埃蒙少年。


抬眼看见维鲁特,想了想问他要不要一起唱。


唱什么?唱山歌啊?维鲁特挑眉,难得来了兴致揶揄外人。


埃蒙一脸高深莫测地把耳机递给小少爷。


于是整整一晚上就听见了两个调调:一个是清丽的女声与少年清脆声线交织在一起的山歌,一个是两个老爷们伴着重金属摇滚吼rap。


浑浑噩噩着睡了过去,天快亮的时候维鲁特被蹑手蹑脚替自己掖好盖在身上的外套的赛科尔吵醒了。


不是说赛科尔的动作有多不轻柔,而是那种类似于心灵感应的玄妙预感。


怎么了?维鲁特揉着眼睛迷迷糊糊道。


赛科尔笑嘻嘻地比了个口型,说罢就要往茅厕走,却被维鲁特拉住裤脚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干嘛?赛科尔慌忙稳住身形,问道。


你就在这弄吧。


卧槽维鲁特你是疯了么?!


情绪激动起来的赛科尔忘了压低声线,尾音拖出了声。


两个人切切查查吵得埃蒙翻了个身,正对维鲁特和赛科尔。


维鲁特小祖宗你就别为难我了行不!赛科尔欲哭无泪。


维鲁特看了他半天,直看到赛科尔浑身发毛才悠悠道,看,这不就下去了么。


赛科尔赶紧低头去看,忽然又反应过来,抬头作势就要扑上来打维鲁特。


回家的路上格外轻松,赛科尔打开车窗不顾其他乘客异样的眼神大喊了好几遍“我爱塔帕兹”,身旁的维鲁特戴着眼罩裹着赛科尔的外套睡得安稳,自然也就没有制止他。


公共交通工具当然不能将两人直接送回家,到了站点就要两人慢慢走回克洛诺家的豪宅。


欸,说起来这次怎么这么容易就请到了假?


赛科尔用肩膀碰了碰维鲁特的肩膀,说道。


维鲁特瞟了他一眼:不知道暴风雨前的宁静么。


赛科尔拍了拍脑袋,伸手摁响门铃。


也不知道是一语成谶还是早有预谋,后来真的接了个棘手单。据说是什么当红歌星被怀疑是变态杀人狂,还好死不死扯到了跟克洛诺家有些交集的一个小家族。


拿到资料的时候两人刚从午睡中清醒。赛科尔趁着维鲁特接水的空当抢先下手,就一眼便抓起旁边的打火机把附有现场照片的那几页点着。


你干什么。


维鲁特接了水出来,赛科尔手中的资料已经烧掉了一半。


哥哥怕你承受不住替你烧了,赛科尔低垂眼帘,语调又确实明快着,不是总有些恐怖片标着十八禁么?一个道理。


你看现在藏在床底下的那些书时也没满十八啊。


维鲁特放下水杯,没太计较。


赶紧收拾收拾,等会就要去蹲点了。


赛科尔胡乱答应了一声,扭头就往洗手间走。


-TBC-


我要是再用手机lof码字就叫汪汪←_←


评论 ( 8 )
热度 ( 21 )

© 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