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落欢迎勾搭w
是个垃圾懒癌患者十八线不知名杂食写手

【原创耽美/坑的是亲儿子】Guy's1-7

●这次不是文就是个段子合集 写哪算哪

 
 

●原创BL cp 不喜欢的可以右上角w

 
 

●段子之间没有联系(应该吧…

 
 

●最后,请用心去感受我对亲儿子的爱( ̄▽ ̄)ノ













 
 

-1-

易臣是个土生土长的吃货省人,但奇葩的是上大学后他又有了一口纯正的京腔。

 
 

这让回国看亲戚的高中同学刘雅菁很是惊奇。

 
 

毕竟粤语和普通话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更别提什么儿化音了。

 
 

于是小姑娘暗搓搓地跑去问了自己的青梅竹马张弦。

 
 

后者慢悠悠地瞥了她一眼,有种不食人间烟火超然度世的味道,手上的笔刷却在画布上抹下重重一笔:“对象是北京人咯。”

 
 

刘雅菁略有所思地点点头。

 
 

“话说你干嘛特地跑来问我啊?”手上又是一笔。

 
 

“因为我猜到了这个结果但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就没那么让人受打击了。”

 
 

“哦,你还是单身是么?”张弦回头又瞥了她一眼。

 
 

刘雅菁沉痛地点点头。

 
 

“哦,可是我不是了啊。”张弦说道。

 
 

不知是不是刘雅菁的错觉,张弦似乎还挑了挑眉。

 
 

然后张弦就被打了。

 
 

----哦,其实并没有。

 
 

只是他让刘雅菁带的颜料被丢到马路中央差点被车碾。



 
 

-2-

在遇到洛人涛之前易臣一直自觉是个根正苗红的好少年。

 
 

同样也自觉是个直得好像处女座学霸用小尺比量着画下的直线一样直的直男。

 
 

但是上了大学以后就不一样了。

 
 

哦,确切的说,是遇到洛人涛之后就不一样了。

 
 

洛人涛带着他翻墙抢饭,去学校后面的网吧里抢座,在点名后悄悄溜出教室去吃拉面……所有易臣在好学生时代目睹的一切不良行为都被带着干了个遍。

 
 

这样浪浪浪的结果就是期末考试前一个月两人天天泡在图书馆里点灯熬蜡。

 
 

“易臣。”洛人涛手里转着笔,看似漫不经心。

 
 

“嗯?”那该死的金融曲线终于有了点思路,易臣抬头看向洛人涛。

 
 

随后就是一个猝不及防的吻。

 
 

如果易臣足够细心他就会发现洛人涛原本悠哉悠哉地转着的笔现在被紧紧地握在手里,紧张不言而喻。

 
 

可是那个时候的易臣正因为接踵而来的考试抓心挠肝,所以别说什么抓住笔了,就是洛人涛吻他他也没多想,抬手就是一个暴栗,说以后不许开这样的玩笑。

 
 

说罢又低头算公式去了。

 
 

洛人涛在心里默默给自己点了一排蜡。

 
 

追女孩很麻烦,可是人家起码有情商。

 
 

洛人涛托着下巴,看着戴着黑框眼镜的易臣,心里慢悠悠的叹了口气。

 
 

追男学霸简直比登天还难,因为他在某些时候根本没有情商。

 
 

事实上并没有洛人涛想的那么困难。

 
 

被他亲完的易臣觉得脸要烧起来了,尤其是耳朵,肯定红得没法看。

 
 

所以他低头只是掩饰。





 
 

-3-

易臣的近视度数很小,属于不戴眼镜也没问题的那种。

 
 

可他偏偏要配一副眼镜,还是说土不土说潮不潮的黑框。

 
 

本人称这是为了装x用。

 
 

可洛人涛对此的解释是床ω上ω用ω品,还附赠一脸贼笑。

 
 

身为直男的张弦秒懂,嘴角忍不住地上挑说您二位真是好情ω趣。

 
 

楚婧遥随后也明白过来,可她的重点是床上用品这个词的正确使用方法。

 
 

只有刘雅菁一脸茫然:易臣那眼镜不是上高中就有了么?




 
 

-4-

哦,对,

 
 

洛人涛和易臣是一对。

 
 

张弦和楚婧遥是一对。

 
 

刘雅菁是单身狗嗯。






 
 

-5-

后来张弦暗自琢磨,老外不是都挺开放的么?怎么刘雅菁都快毕业工作了还没有男朋友呢?

 
 

然而众所周知直男的情商是不可估量的低,即便他是拿过红点的天才设计师。

 
 

于是张弦转头问楚婧遥。

 
 

楚婧遥一边上色一边说道,还要看她自己想不想。

 
 

张弦说肯定的,你没看她回来一脸单身狗的怨念啊?那小眼神简直都能媲美dog脸了。

 
 

楚婧遥犹豫了一下,说,会不会是家里要求啊?

 
 

张弦明显一愣:尽管不少家长把孩子送出去时会三令五申地嘱咐不让谈恋爱,但真正遵循的又有几个?先不说国外环境因素的影响,单是没有家长管着这一点就能让很多刚刚挨过高考的孩子撒欢儿。像刘雅菁这样老实的,说实在的就跟濒危物种一样。

 
 

但很快楚婧遥又转过头来看着张弦:“我说句话你别不愿意听。”

 
 

张弦点点头表示你说我听着。

 
 

“就刘雅菁那反射弧,哪怕对方追到家门口捧着玫瑰说'啊!我喜欢你咱俩结婚吧!'她也会以为这是对方打赌输了的结果。”

 
 

沉吟了片刻,张弦点头道:“嗯,这个明显比刚才那个靠谱多了。”

 
 

楚婧遥:“……”



 
 

-6-

给张弦打电话约着一起看球的是洛人涛,然而给张弦开门的是赤裸着上半身的易臣。

 
 

彼时易臣与洛人涛已经成为了闻名于该大学的狗男男----当然这只是字面上的意思,两个人去网吧抢座这件事真的很狗----然而真正知道两人关系的只有张弦和楚婧遥。

 
 

哦,后来还有了刘雅菁。

 
 

张弦看着给自己开了门大大方方转过身去露出后背上翻云覆雨过的痕迹的易臣,莫名觉得自己被秀了一脸。

 
 

“你先坐着昂,我去叫那个起来。”易臣说道。

 
 

说起来张弦第一次听到易臣说自己和一个男人交往的时候真的是被吓了一跳。

 
 

倒是旁边的楚婧遥比较淡定,问易臣对方是谁。

 
 

昂,那个数学系的洛人涛。

 
 

易臣也毫不避讳,直接报了名。

 
 

张弦觉得自己跟这两个人在一起真是要时刻准备好速效救心丸,这两人居然面不改色地把这么重要的事轻描淡写而过。

 
 

但硬要说张弦对这件事的看法,其实他不那么在意。

 
 

虽然一开始确实吓了一跳,毕竟谁都不是心理素质那么好的人,但他对易臣很服气,把他当哥们儿看,所以哥们儿和男人谈个恋爱似乎也不是那么特别难以接受。

 
 

而楚婧遥是千金大小姐,家财万贯那种,眼界理所当然的开阔。所以易臣这事对她而言根本构不成什么新闻,只是出于女孩子天生的八卦心理问了问对方是谁。

 
 

这厢张弦把带来的啤酒小菜放到放到茶几上,那厢易臣照着洛人涛屁股拍了一巴掌说,起来阿弦来了。

 
 

洛人涛倒也没计较,毕竟他是醒了一次就别想再睡回去的类型。所以刚才是假寐。

 
 

他抬手把易臣圈到怀里说爸爸需要一个早安吻才能真正睁开眼。

 
 

易臣笑话他说昨晚没亲够啊,却还是好好地吻了洛人涛干燥的嘴唇。

 
 

“你刚才就这么出去的啊?”洛人涛这才注意到易臣只穿了条运动裤,“张弦没说什么吧?”

 
 

“什么?”易臣没听懂。

 
 

“你后背那些印儿。”洛人涛捋上易臣的后背,指尖的薄茧弄得易臣有些痒。

 
 

“没啊……等等,昨天都说好不许在后背印的。”

 
 

“哦,那就当我没听见。”

 
 

对于这种厚颜无耻的行为已经见怪不怪的易臣翻了个白眼,随手抓过床上一件皱巴巴的白色长袖套上:“起来啦,阿弦还等着呢。”

 
 

“好的阿臣。”洛人涛终于从被窝里爬起来。

 
 

关于易臣与张弦两人对彼此的昵称其实一开始洛人涛是不接受的。

 
 

后来张弦给他解释说这是当地习惯我真的对你男朋友没有任何别的意思。于是洛人涛说行,那易臣要叫我人涛!

 
 

奈何那阵易臣已经被洛人涛成功的灌输完了京腔,除了叫高中那些同学是名,其余都是连名带姓,包括洛人涛。

 
 

洛人涛觉得自己很委屈,但不说。

 
 

张弦觉得在看球这件事上真是个可以让所有男人放下隔阂坐在一起的神奇事件。

 
 

洛人涛会大口喝着啤酒说我靠那裁判真是傻缺;易臣也会喝酒,但喝的不多,偶尔会冒出一句卧槽;而张弦始终只是喝酒剥毛豆,因为很多场这俩人约着他一起看的重播都是他昨天晚上看过直播的,再者他也不是很爱讲话的类型,理所应当地保持沉默。

 
 

要问他为什么仍然要答应两人的邀请,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或许他是真的很喜欢这种看起来永远不会结束的上午。

 
 

身旁的两人叫着好球烂球,经由玻璃窗过滤的阳光照射进屋,洒下一片明明暗暗的光影,喝空了的啤酒罐堆在一起,折射出刺眼的光点。

 
 

那还是他们读书的时候。





 
 

-7   上-

当易臣刘雅菁张弦三人还在一起念高中的时候,刘雅菁曾私下给易臣起过“勇者”这样无厘头的绰号。

 
 

刘雅菁的数理化非常差,差到让人怀疑她读理是不是仅仅为了回应家长的期待。

 
 

而易臣那时是闻名于全校乃至于全市的优等生。

 
 

刘雅菁的家里人听说女儿身边有这么个优秀的存在,就动了心思,隔三差五邀易臣来家里吃饭,明里暗里问易臣有没有给刘雅菁补习的意思。

 
 

易臣也不傻,蹭了四五次饭就摸清了门路,于是在起身敬酒的时候答应了下来。

 
 

可是那时正值高三。

 
 

自己的成绩像是国家机密般压着不让看却又渴望知道他人的成绩,不再数着距离放学那声铃响还有几个小时反而皱着眉头数着自己位于统考成绩单的第几页的高三!

 
 

可是易臣居然笑着答应下来。

 
 

那天刘雅菁自告奋勇说送送易臣,还没走到玄关就被易臣推回屋里。

 
 

外面冷,会感冒啦。易臣笑着说道,替刘雅菁掖好了宽松的针织毛衣,明天见。他摆了摆手,推开门,于是宝蓝色的夜幕中便仿佛出现了明亮的启明星。

 
 

嗯,明天见。本想道歉的刘雅菁也就呆呆地摆手任由易臣走开。她听到门外的易臣解开锁住自行车的链条声响莫名地安心下来。

 
 

然而补习后的一个月,易臣的模拟成绩惨不忍睹。

 
 

没事么?刘雅菁忍不住这样问,捏紧了进步一百多名的成绩单。

 
 

没事啦。易臣还是一样笑着说道。

 

评论
热度 ( 1 )

© 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