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落欢迎勾搭w
是个垃圾懒癌患者十八线不知名杂食写手

【秀业】定制品 5-6

完结篇 

 
 

嘛,还是一如既往的OOC和小学生文笔

 
 

谢谢各位妹子的支持和小红心小蓝手❤

 
 

今后会继续加油的( ̄▽ ̄)ノ

 
 

-5-

浅野学秀明显感觉到了赤羽业的不对劲。

频繁地用身体表达爱意----虽然这让前者很是受用----还有眼睛下方愈发明显的黑眼圈和塞满了纸团的纸篓。

“赤羽业。”

正在厨房倒腾牛奶咖啡的某人被突然叫了全名,不由地打了个激灵。

“呀,”赤羽业转过头,扶了扶有些下滑的黑色胶框眼镜。纵ω欲ω过ω度后的嗓音仍有些沙哑。

“你在一个人逞强什么啊?”

这个问题来的突然让人措手不及却又是那样正中靶心让人没法随便糊弄过去。但是赤羽业似乎早有预料自家恋人会这么问:

“没什么啊。”

一边这么说着一边飞快地转回去继续刚才手上的动作,拒绝的意味不言而喻。

“别太勉强。”即便如此浅野学秀仍然接着说下去。

大概是中学时期演讲太多的原因,有些话既然已经打好了腹稿就要坚持说下去,即便明知道那是错误的。就好像已经搭在了弦上的箭,既然瞄准了目标就要笔直地朝着前方而去,越是犹豫失误的可能性就越大。

他不是不明白赤羽业背过身去什么意思。

但同样的他忘记了与赤羽业的对话之于现在的他们来说并不等同于射箭。

“怎么?会长大人那久违的支配欲又回归了么?”

似乎是因为浅野学秀的不识趣而不满,赤羽业悠悠地调侃道。明明是与以往几乎无差的腔调,浅野学秀却偏偏在字里行间嗅到了火药味。

“别用我撒气。”浅野学秀回予冷静的答复。

“我没有!”

接下来赤羽业做了一件极不符合他风格的事----他有些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下一秒却又迅速清醒过来,但是那已经变成了发生过的事,就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

这个时候再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除了尴尬地别过脸或许再无别的方法了。

一瞬间室内温度冷却下来,赤羽业端起马克杯走回了房间。

 
 

浅野学秀这才注意到赤羽业是光着脚的,没有穿拖鞋。

 
 

隔壁的小情侣又在吵架,不知谁摔门而出,那声巨响掩盖了赤羽业关上房门的声音。

哦至少我们没有破口大骂。

浅野学秀这样自我安慰道,捻着额发皱着眉头。

他走到赤羽业刚才站过的地方打算调一杯金汤力。他挽起衣袖用一只手撑住盥洗台另一只手去拿柜子里的苏打水,手肘的皮肤接触到冰凉的台面泛起一片鸡皮疙瘩。

明明几秒钟前这里还有人现在却已冰冷无温。

到底是温度消失的太快还是根本不曾留下温度?

他低下头,发现水池边缘还有刚刚不小心迸溅出来的咖啡液滴。他随手抹去,无意识地用刚取下来的苏打水淋满了整只手,淋到一半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怎样的蠢事,又打开水龙头重新冲洗。

湿漉漉的一点都不舒服。

于是后来那一切终于爆发了。

没有丝毫的征兆。

就连先挑起争吵的也是意料之外的人。

当时两人正坐在客厅里各忙各的。赤羽业抱着那本GRE黑宝典一遍一遍地翻动着书页,浅野学秀则盯着显示屏上的走势不时点几下鼠标。

看起来很平静,平静得像暴风雨的前兆。

其实后来浅野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因为账户上仅仅变化了五位数而暴跳如雷,一向自诩冷静的他从不会因为外界因素影响到自己的情绪。但那天他又确实地被影响到了。

“赤羽,书别翻的那么响----”

“好。”

尾音还没有拖足赤羽业别头也不抬地抢答了。

虽是答应了,却并没有收敛的意思。

沉默了片刻,浅野站起身:“赤羽业,你到底怎么了?”

赤羽没有理他,翻到了同样爬满了密密麻麻英语单词的下一页。

“你到底想要什么?”浅野学秀忍不住提高了音量,一向的矜持体贴全都消失不见了。

“我没有向你要!”赤羽业扔下那本边角已经卷起了的书,同样大声吼回去。

没有人是甘心的。向来俯视他人一骑绝尘的赤羽业这次不得不抬起头来仰视他人----事实上这是次要的。对于中三时期已经深刻体会了“人外有人”的他来说接受他人的优秀可以说是毫无芥蒂的。

真正令他不甘心的浅野学秀。

陪伴了你以年为基本时间单位的人居然对你的真实心情不甚了解无论换作是谁都接受不能。

就连最基本的默契都没有,那为什么还要在一起呢?

或许可以用两人都同样优秀以及浅野学秀那贯彻“支配”一词的信念来解释他的理解偏差,但那未免有些过于牵强了。

真正最好的解释也是赤羽业一直努力回避的答案----

“那你就不要那么烦躁!”

浅野学秀随手扫过客厅里的茶几,桌面上那套两人一起选的白底青纹瓷制茶具砰然落地。

赤羽业觉得眼睛刺痛,不知是不是因为碎瓷渣迸到了眼睛里。他眨了眨眼睛,努力缓解那钻心的疼痛。

面前的浅野学秀还是瞪着自己,丝毫不为所动。

一股强劲的酸味冲击了后脑,赤羽业咬着牙没表现出来。

虽然后来赤羽业靠着阳台的护栏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嘲笑当时的自己矫情。但是现在这个难过的的赤羽业仅仅是现在的赤羽业罢了。

 
 

----看吧,浅野学秀根本就不关心你。

 
 

“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分开冷静一下。”

赤羽业终于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这是他第一次在两人的争吵中扮演首先低下头的角色。

浅野学秀没有理他,转身从茶几的另一边走回房间。

赤羽业习惯性地微微偏头去看地上的碎片。

 
 

还好浅野学秀穿着拖鞋不会扎到脚。

 
 

一直到浅野学秀关上门的那一刻,赤羽业忽然蹲下身轻轻地笑起来。

笑自己那不和时宜的关心。

 
 

-6-

赤羽业终究没有搬出合租的地方。

考试迫在眉睫,根本没有时间浪费在这种地方----事实上当他背着装了简单换洗衣物的书包在玄关穿鞋时,身后隐隐约约传来浅野学秀的一声轻哼。

手上的动作停滞了片刻,赤羽业又脱了鞋把书包扔到近在咫尺的沙发上。

粗布与尼龙布相摩擦还有重物砸到沙发上的声音不大,但在安静的屋内清晰可闻。

这世上也就只有赤羽业能够听懂浅野学秀那若有若无的挽留了----也算是多亏了这一点,两人并没有真正的分开。

一切看起来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这是两人第一次这么厉害地吵架,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和好。

终于到了考试那天,赤羽业收到了浅野学秀的短信。

短短的只有两个字的短信压在一大堆“大大求抱大腿qwq”“学神等会进考场前让我沾沾气!!”之类的短信下。

一不小心就会delete的存在,赤羽业偏偏看到了:

 
 

好运。

 
 

所以结束笔试的时候赤羽业抓起书包就冲出教室。上了年头的木质门被他带起的风吹得吱呀作响。

开锁的时候手抖得几乎握不住钥匙,转动锁眼的时候又险些把钥匙掰断。

冲进屋内胡乱地踢掉脚上的鞋,随手把书包一扔就抱住了正背过身去冲茶的浅野学秀。

茶香弥漫了整屋,安抚了赤羽业那颗躁动的心。

“学秀!”或许是因为头抵在自己肩膀上,赤羽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软糯糯的。

“学秀!我爱你!”这或许是交往以来赤羽业第一次在床上以外的地方这么明确的表达爱意。

“哦是么。”浅野学秀淡淡道,“辛苦了,考试。”

赤羽业抬起头,看到浅野手中握着一只白底青纹的瓷杯。

“你还真是喜欢这种中国风啊。”赤羽业说道。

第一套茶具虽说是两人一起选的,但占主导地位的还是浅野的见解。

“我是个守旧的人。”浅野学秀转过身来,悠悠道。

紫色瞳孔对上鎏金色的瞳孔,都亮得出奇。

于是那次莫名其妙的吵架终于告一段落了。

后来赤羽业收到了成绩单,随之而来的录取通知漂亮的一如前者。

那天晚上吃晚饭的时候赤羽突然就又变成了那个中三时期的赤羽。只是这次,他的面前不再是同样中三的浅野学秀。

“赤羽,我的账户上又多了一位数。”

“所以呢?”

“你改姓浅野吧。”

饶是赤羽业也着实愣住了。

“这两者……有什么必然联系么?”

赤羽业无意识地用小指去摩挲无名指上的戒指。

浅野学秀显然也看到了他的小动作,扬了扬下巴:“就是这个联系。”

恭喜玩家浅野学秀达成[不要脸MAX]成就。

赤羽抬头对上浅野的紫眸,头顶昏黄的灯光模糊了少年锐利的线条。

赤羽业没说话,起身直接越过桌子吻上了浅野学秀。

 
 

高中毕业求婚,大一同居,大三正式改姓。

 
 

后来赤羽哦不浅野业在同学聚会上这么掰手指算的时候四周又毫不意外的一片单身狗哀嚎。

唯有前原看热闹不嫌事大地暗搓搓拉着与业同一个单位的中村说下次直接把自己的工作量加到业身上借以报复。中村瞥了一眼前者无名指上的戒指又看看远处笑着圆场的矶贝的无名指,冷哼一声。

都是情侣狗,何必装单身。

后来,浅野学秀在候机大厅当着所有人的面拥吻赤羽业。

那段烦躁的应考时间与初步接手企业头疼不已的时间终于结束了。

那段最容易冲动,最容易失去什么的少年时代终于结束了。

但是,还好,

浅野学秀还拥有赤羽业,赤羽业还拥有浅野学秀。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如果能给你带来感动是我的荣幸。

 
 

欢迎评论和吐槽( ̄▽ ̄)ノ

 
 

其实整篇还是偏向业君

 
 

因为个人很喜欢业君所以私心业君的描写和业君的角度比较多

 
 

但是学秀真的是个好男人!

 
 

虽然只是粗略的交代了他生气的原因但麻麻说只要心中有爱就能领悟(×

 

评论 ( 2 )
热度 ( 53 )

© 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