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落欢迎勾搭w
是个垃圾懒癌患者十八线不知名杂食写手

【叶黄/当年的我还是如此傻白甜】Safe and sound

嘛把之前的一个东西做了个整合毕竟那么短小的东西占地方真是(···

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写叶黄

果然还是OOC!OOC!OOC!


_(:з」∠)_

-1-


说实话,他答应接受我的采访的时候着实吃了一惊。

“毕竟都是老同学嘛。”他这样笑着说道。

即使隔着公共电话那手感粗糙的听筒也不难想象他那笑容的灿烂程度。

于是我们约了时间地点就结束了对话。

大概是他的笑容也感染了我吧。我深吸一口气,有拿起了听筒,拨通了前一天还在冷战的男友的电话。说起来还真是不可思议,他从以前开始就能通过自己的一举一动感染他人。

也许是因为他本身就是如同太阳一般的存在吧。

恍惚间仿佛又置身于那间堆满了书和卷子的教室----泡面与油墨的气息混杂在一起,游走在每一个角落,黑色的橡皮圈,酸涩的眼球,极度情绪化…还有那个一直挂在榜首的名字。

黄少天。

呢喃出声的时候我又回过神来,听筒那边隐隐传来男友的呼吸声。

我几乎下意识地从耳边拿开听筒,这才意识到这不是手机,无法确认通话时间。

于是我又将听筒放回耳边:

“昨天是我的不对。”

我握紧了话筒,尽力将声音伪装成一如既往的平静。

“哦,还有呢?”

听筒那边的他吸了吸鼻子----我知道他有鼻炎。

“……我爱你。”

“……哦好吧,昨天我也有错。还有,我也爱你。”

他这样说道,没有掩饰上扬的尾音,“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好啊,我在十字路口的电话亭那边。”

“嗯,待会儿见。”

于是我走出电话亭,百无聊赖地张望着路口,脚边是不知谁丢下的弹珠汽水瓶,外壁上仍挂着液化的冰凉水珠。




-2-

黄少天卷着笔袋与草稿纸走出考场时是低着头的,于是额头上那突如其来的低温便吓了他一跳。

“卧槽老叶!”喊道一半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还有人在奋笔疾书地答题,于是话到了最后只是气音。

叶修抬起的那只手里握着一瓶弹珠汽水,外壁上仍挂着液化而成的水珠。

球形的瓶颈里装了一颗冰蓝色的弹珠,黄少天从它的表面看到了自己变形了的脸。

“走吧吃饭去。”

叶修又换了一只手伸到黄少天面前,悠悠道。

黄少天略微转头扫视一边四周这才放心地握住了叶修的手。

说来也奇怪,最令人心浮气躁的三伏天,叶修的手却仍冰冰凉凉的握着很舒服。

两人在楼梯的拐角----也是监控器的盲区----交换了一个吻。

黄少天皱了皱眉抱怨叶修又抽烟,叶修也不觉尴尬,尽管他知道这是前者唯一厌烦他的一点。

没等叶修说些什么,黄少天已经开口幽幽道:“你嘴里的薄荷味呛到我了。”

用来压制烟草味的过量薄荷糖。

没想到黄少天有些地方挺可爱的。

于是叶修忽然就心情很好地揉了揉黄少天那颗毛茸茸的脑袋,拉住了已走出盲区的人,又亲了他的额角。

黄少天跳起来一脸惊慌,却仍不忘压低声音说话:“老叶你大夏天的腻腻歪歪真不嫌热!”说完就要跑,却被叶修眼疾手快地拦了下来,看到了隐藏在棕发泛红的耳垂。

分明是害羞了却仍要逞口头上的威风。

“等等你忘了牵手了。”叶修并没有压低声音,仅仅是用一种很平常的语气这样说道。

大概是想到了楼道的回音效果,黄少天似乎有些气急败坏地抓起叶修的手快步走下楼。

在他无法知晓的身后,叶修忍俊不禁地悄悄回握。

十指相扣。

那是个一切看起来都并不糟糕的盛夏。

大一的叶修,高一的黄少天。

夹杂着热气的风拂过,吹起少年宽大的T恤下摆,却无法从两人紧握的双手间穿过。

那瓶沾染了室外燥热气息的弹珠汽水渐渐升高了温度。

 

-3-

结束采访的时候已是晚上七点,淅淅沥沥的雨滴打在眼前的玻璃窗上。

虽说雨势不大但是距离和男友一起买的那栋房子还是有些远的,到家难说不成落汤鸡。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犯难,黄少天推开了眼前那杯没有动过一口的榛果巧克力,笑弯了眼:“我送你回去吧。”

还是和少年时期一样不注重细节的样子。

不过这也怪不得他,因为我始终没有提及我自己的事。

“不了谢谢,我打的…”

话说到最后已经没了声,不要问我为什么屈服了,因为我看到了他手指窗外那辆进店前让我多瞄了几眼的保时捷。

念在老同学的分上我暂且不说“打倒资本主义”。

我只说了家的住址,他却非常细心地只停在了最后一个路口处。

明明还什么都没有说,却偏偏猜到了一切。

我扭头正要感谢他,却看见他仰头靠在驾驶座上,无声地笑:“哈哈,恭祝百年好合。”

然后他转过头来,眉里眼里都是笑,眸底流转的光宛如CBD区的火树银花般炫目。

有什么确实改变了的东西,又有什么是确实没有改变的。

就像他那藏了星辰大海的双眸,就像他那份少年时期未曾有过的小心翼翼。

走过拐角的时候我刻意留意了那辆黑色的保时捷,却看到黄少天倚在车门上仰头吸着一支烟,袅袅上升的烟雾消逝在夜空中。

那双上一秒还明亮着的眼睛此刻全然没有刚才的光彩。

只是呆呆地,无意识地向上看去。

恍惚间仿佛变了一个人,如此陌生的黄少天。

我知道他在感慨什么,却不知道他感慨的是谁。

我终究只是个过路人,有什么资格对他指手画脚?况且他有那么多的朋友,即便不是我也总会有人听他抱怨。

大概是听到了防盗门开合的声音,嘴里还吸溜着泡面的男友拖着拖鞋摇摇晃晃地走出来,眼睛下方还挂着黑眼圈。

“辛苦了。”他含糊不清地这样说道,张开了双臂。

“你也辛苦了。”我接住了他张开双臂的拥抱,在他的耳边轻声道。

-4-

“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

“我也没想到会一次通过!”

“可是我都----”

黄少天没再说下去,低着头,额发遮住了半张脸,看不清表情。

叶修也没有上前安慰他,背对着黄少天吸着一支烟,另一只垂下的手中攥着漂亮的成绩单与打印精致的学位录取通知。

但是这些都没什么用了,因为争吵而变得皱皱巴巴的了。

沉默了片刻,黄少天夺门而出,叶修则慢慢地蹲下身,扔掉了那支不知何时已结了长长烟蒂的烟,焦躁地揉了揉头发,最后慢慢把脸埋在手掌中。

第一次觉得两人合租的房子如此空荡寂寞。

没想到离别时既没有拥抱又没有恋恋不舍。

不,是有的。

叶修失笑。

二十一岁的学生笑得寂寞无奈,像是无声的哭泣。

正值阳光灿烂的午后,经由玻璃窗过滤的阳光照射进屋,倾洒在阳台上。就连角落里堆积着的喝空了的弹珠汽水瓶也无一例外地被照顾到。凝结在外壁上的水珠形成了一个个小小的凸透镜,折射了阳光,形成刺眼的一点。

但是捂着脸的叶修看不到啊。

看不到同样跌坐在门外失落的黄少天啊。

明明只隔着一扇门,却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

只有与往常相同的阳光与弹珠汽水瓶。

-5-

Don't you dare look out your window darling everything's on fire.


-FIN-




感谢妹子们看到这里w



其实这个脑洞是这样来的:

碱式滴定管( ̄▽ ̄)ノ

玻璃球( ̄▽ ̄)ノ

弹珠( ̄▽ ̄)ノ

夏天真是热成狗( ̄▽ ̄)ノ

凉凉的汽水!( ̄▽ ̄)ノ

好的就是弹珠汽水了!( ̄▽ ̄)ノ

评论
热度 ( 1 )

© 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