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落欢迎勾搭w
是个垃圾懒癌患者十八线不知名杂食写手

又是一个突然的脑洞

·果然还是会ooc啊那就预警一下好了

---------------------------------------------------------------------------

我操。

 

雷狮一把掀掉盖在脸上已经被自来水管浇了个透的过期杂志,猛地坐直了身体,凶巴巴地盯着罪魁祸首。

 

虽然说在夏日炎炎——尤其是日均温度三十多的现在,这突如其来的凉快是很令人感激。但是没看见这人正在睡觉么?被打扰了休眠的雷狮心里有一万个不乐意,脸上写满了十万个我很气。始作俑者也意识到大事不妙,握着水管像筛糠似的浑身抖个不停。

 

雷狮把五指插入因为被水淋透而黏在一起紧贴额头的额发中,向后撩起,转而对那人露出一个灿烂至极的笑容:“金,你过来一下。”

 

尽管这个被全院所有女生一致评选为“小动物系TOP1”的男孩睁着那双我见犹怜的蓝色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雷狮,也不能平息后者内心那马上就要喷发的火山。

 

笑话,再好看也没有我家卡米尔的眼睛好看。雷狮漫不经心的想着,在树荫下彻底站直了身,揪着因为湿透而自然垂下的衣摆使劲拧水,在迎面吹来的热乎乎的风中打了个小小的喷嚏后,雷狮干脆把外搭脱下来,随手扔在原先睡着的地方就扑向了金。

 

“谁给你的勇气浇你雷爷一头水,恩?”“哈哈哈哈哈雷狮你别挠那哈哈哈哈哈——”烈日灼灼下,两个少年在花园里滚成一团。阳光直射下年轻人不经意间露出的腰肢皮肤白得耀眼。这要是落在其他小姑娘眼里保不准就是明天头条。

 

然而在刚下课回家的格瑞眼里,就是一只小柯基撅着屁股努力反抗压在自己身上的黑背,并试图让自己占据上位的场景。

 

莫名觉得有些可爱。

 

“啊!格瑞回来了!”小柯基从黑背的魔爪下抽出了一只手挥挥,“格瑞!雷狮欺负我!”

 

一旁的黑背也不辩解,就挑着一边的眉毛看着格瑞笑。而且丝毫不给格瑞面子的仍和小柯基僵持着。

 

格瑞原本是窝着一肚子火的。学校傻逼非要组织出门游玩,而且还把安排事项一股脑都推给学生会,光是学生会内部就吵了好几天,连格瑞都忍不住在争论期间拔高了声音歇斯里地了几句。

 

最后好不容易讨论出一个方案给教导处,结果人家看了两眼就说不行。跟格瑞一起去递交的还有一个人,马上不乐意了说哪有问题,主任想都没想说你们连著名景点都没安排还说什么,人家当机立断把纸拿过来用指关节敲着桌子说哪里没有麻烦你看清楚了。结果主任揪着说话态度不对把两个人数落一顿,还是格瑞最后认了个错一边悄悄握住那人的手腕克制他的爆发。

 

说到最后就是不给过,拿回去了把事一说,连脾气一向很好的安迷修都气的一脚踹翻凳子。

 

后来有人说他不就图个名么,那就给他看名。把原先表格一改,什么有名什么先排,后面紧跟着价钱还表明了哪些是可以除了学校统一收钱可以再讹一笔的。第二次去的时候换了两个人美嘴甜的小姑娘,不到十分钟回来说过了。学生会众人面面相觑,最后都心累的收拾收拾准备去吃饭,权当这事揭过。

 

除了那个正义感爆棚的安迷修会长,大家都觉得算了算了,学校傻逼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但是说不生气是假的。

 

格瑞难得在主修课上开了小差,下课回到他和竹马金合租的屋子还是生气。直到看见他的男朋友雷狮和金闹成一团心里才好一点。

 

“雷狮,别动他。”僵化了的面部肌肉放松了一点,连带着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186穿着紧身黑背心的男友吹了声口哨,自然而然地揽过男友的腰,低头在格瑞脸上轻啄一下。掌下的肢体肌肉明显不再像一开始那样紧绷着,反而隐隐有了要往雷狮身上靠过去的趋势。

 

雷狮很高兴,这说明格瑞眼里他还是比较特别的。

 

毕竟他这个男朋友虽然看起来跟个仙似的不食人间烟火,但怎么说也是个文武双全的大众男神,应有的骄傲还是有的。而这样一个实力高自己一筹的人现在在自己面前放松了警惕···雷狮忍不住地想笑,但是又不好笑出来——以格瑞那个脑子肯定会明白是怎么回事,而他又不想睡沙发——于是面部看起来就非常扭曲。

 

对面的金看着心惊肉跳以为雷狮要跟自己秋后算账。

 

其实一开始只有他跟格瑞住在一起,雷狮是后搬进来的。

 

格瑞大金两岁,但仗着金上学早所以最后只是早金一届录了大学。

 

大一的时候学校规定必须睡宿舍,金不知道,格瑞军训的时候每天晚上给格瑞打电话哭诉说同班那些禽兽都背着他偷学,所以开学的模考考了个全班倒数,遥在大西洋那头的亲姐秋听说了这事气的差点把一大单谈崩。格瑞听了去什么也没说,军训一完事立刻硬着头皮给学校递走读申请。学校当然一万个不愿意,提了这样那样的苛刻要求,以为这把这个全市第二怎么着也走不了了,结果是一个月后金一回家就看到了穿着围裙在厨房忙活的格瑞。感动的热泪盈眶扑过去撒娇之际还没忘告诉格瑞不用做饭了他在学校吃了。

 

后来格瑞就忙于学校和金家的两点一线,没太多关注外界,全然不知自己在学校出了名并成功引起了入学考试大榜第四的注意。

 

大学的期末比高中早一点,格瑞每天忙自己忙得焦头烂额另一边还要担心金越来越临近的期末。

 

期末考头一天晚上格瑞最后帮金过了一遍错题,那厢金抓抓脑袋打着哈欠抱着书本要从客厅走回自己的卧室,这厢格瑞摘了眼镜揉着太阳穴难受的皱眉。只能听见书本和卷子哗啦哗啦翻动声响的期间,摆在茶几上的笔记本“叮”的一声提示有新邮件进入。格瑞点开邮箱,是个不认识的域名发来的。内容简简单单的只有一句话:我是雷狮,周末出来见一面?

 

虽说自己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但是也不至于两耳不闻窗外事,更何况是全校闻名的电子工程系雷狮。人帅多金性格里还有点令小姑娘痴迷的不羁,是和格瑞完全相反的定义,但是同样的受欢迎——或者说比格瑞更受欢迎。

 

格瑞想了想,实在没想明白自己跟这人什么时候有过交集,但是不去又不好说——本来他是想周末上街买点东西的,推脱了雷狮万一又偶遇岂不是更尴尬。思至此,格瑞回了好就关了电脑赶着金上床睡觉。

 

第二天一早雷打不动开门取牛奶的时候格瑞就震惊了:门外那辆玛莎拉蒂谁的,怎么撞碎了我的一瓶奶?而且小区保安是怎么回事,车开到居民楼下直挺挺撞进小前院也不管么?

 

这厢格瑞还在心疼牛奶顺便惊奇金和自己良好的睡眠质量,那厢造价不菲的车门被里面的人打开。

 

嘿,格瑞。雷狮一只脚迈出了车,却并没有要从车里完全走出来的意思,快收拾收拾跟我走。

 

等等,你怎么找到这儿的?格瑞双手抱胸,微微皱眉。

 

“卡米尔查到的。”雷狮眨了眨眼睛,那双被无数人夸赞的好看瞳孔在阳光下折射出仿佛葡萄酒一般的颜色。

 

那是瑰丽的,生来就是颠覆众生的奇妙颜色,就连格瑞也在一瞬间被勾去了神。

 

“嘿,别愣着了,我还等着你呢。”明明是他半一厢情愿提出的约会,此刻却蛮横无理起来。

 

“哦。”至于为什么格瑞会真的乖乖转身进屋,我们暂时把这归咎于他的睡眼朦胧吧。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55 )

© 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