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落落欢迎勾搭w
是个垃圾懒癌患者十八线不知名杂食写手

【霍游】庭有枇杷树2

-2-

早先听说隔壁会搬来一户新人家,青家那几个活泼好动的早就坐不住了,每天上下学都要或垫脚或跳起来越过高高的围墙去看对面搬来没有。

 

只不过这时候霍琊刚被青懿带回家,与其他几个兄弟还没有那么交好。他自然会对这事感到好奇,却也不与其他兄弟多做交流。

 

直到某个周五的黄昏,青凌风风火火地推开大门,冲着此时唯一在家的霍琊喊道:对面那家子搬过来了!他这么说的时候身上还穿着脏兮兮的球衣——因为他被他们班级选出去参加校运动会的足球比赛——球鞋的鞋带被随便怼进了鞋缝里,书包的拉链开了一半,那只拴在侧面的小老虎布偶还摇晃着。他的鼻尖还挂着汗水,刘海被浸得一团糟,金如桔梗的瞳孔因背对阳光而更显明亮。

 

霍琊忽然就心软的一塌糊涂。他把青凌鼻尖的汗水抹去,赶着他进了浴室。这就导致了很多年后青凌回忆起来还会笑着说:琊哥是个温柔的人。

 

这厢把还在吵着“霍哥霍哥带我去看看嘛”的青凌轰进浴室,那厢门外就传来重物落地的“轰”的一声。霍琊吓了一跳,连忙跑出去查看情况——他倒不是担心家里进了贼,而是担心闯入者受了伤是不是要他们拿医药费——于是他就见到了律。那个时候还是棕色长发梳着高马尾的律,因为从那棵高大的桃树上摔了下来抖落了满枝的桃花。粉嫩的花瓣漫天飞舞,他在一片粉莹莹中回过头来,可能是因为摔疼了好看的眉毛纠结在了一起,像盛了满满一大勺蜂蜜的眼睛里水汽氤氲,眼尾甚至隐隐有点发红。那双好看的蜜糖色瞳孔一下子抓住了霍琊的心。

 

我愿意拿这笔医药费。霍琊这么想着。

 

明明是非常尴尬的初遇,却因为满树桃花而浪漫的像是命运的邂逅。

 

“呃···你好?”律挠了挠额角,“我是隔壁家的律,不是什么奇怪的人。”

 

“哦,霍琊。”霍琊站在原地,没有要上前拉人一把的意思,“你···”

 

“律!你没事吧?”紧闭着的大门外传来了呼喊。霍琊走过去开了门,却只看见一个棕色的身影急匆匆地从身边掠过。

 

“我没事啦,理,来抱抱~”律站起身,张开双臂接住了飞奔而来的女孩,“比起那个,先跟人家打个招呼吧。毕竟可是未来的邻居呢。”

 

“真是的声音那么大吓我一跳。”理把搁在律的颈窝处的下巴抬起,但还是在小声抱怨着。

 

“好啦。”律安抚性地拍拍理的后背,拉着理的手面对着霍琊:“对不起,给你们家添麻烦了。”

 

“没事。”此时霍琊已经走回了两人面前,并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人十指相扣的手。

 

“其实还有一件事想麻烦你。”律眨了眨眼,那对摄人心魄的眼睛里写满了狡黠。“事实上因为我和理刚搬来对周围不太熟悉···麻烦你带带我们?”

 

霍琊点点头,那厢律和理两人对对食指相视一笑。

 

等着青凌洗了澡出来,霍琊简单交代了几句就领着理和律出了门。

 

“这边一直走是通向学校的,第一个路口右转是商场,左转是车站,其余你们自己看看吧。”

 

“不是你等等,”律抓住了转身想要回家的霍琊,“你这就介绍完了?”

 

“恩。”霍琊点点头,义正言辞道,“实践出真知。”

 

虽然这句话是他一次一次被青懿面无表情打趴下时被教训的话。

 

“可你这也太无趣了啊。说了向左向右就完了?就不打算尽东道主之谊多领我们转转?”律挑起了一侧眉毛,身旁的理趴在他的肩膀上,眼睛促狭地眯了起来。

 

“好吧。”霍琊妥协了,“我带你们走走。”

 

三个人的初遇谈不上是有多愉快,毕竟霍琊是个耿直的人。他只会指着说“这是xxx是xxx这样用的”然后接着走向下一个地点,好像也不太关心律和理能不能跟上他的脚步。最后三个人又重新站在家门口跟前的时候已经是要吃晚饭的时间了。

 

“哎呀,今天真是谢谢你啦霍琊。”律把理先哄进家门,在门口装模作样的跟霍琊寒暄了起来。

 

“也没有。”霍琊低着头推开栅门,“我倒是更希望你笑起来的时候眼里的笑意多一点。”

 

“···霍琊你说什么呢?”律的声音不自觉地拔高了起来。

 

“我说你皮笑肉不笑的太明显了。”霍琊进了家门,这才抬头看向对面的人,“你最好改改。”

 

说完就进了门,也不管律会不会气得跳脚从此不不再理他。这件事一直都很久以后还在被后者诟病,说霍琊超级不近人情。霍琊也知道自己这个毛病,往往就沉默着当默认了自己的过错。但是后来理把霍琊的老底交代了出去,律也就再没说过这事。

 

因为没办法啊。那个时候的霍琊刚刚从孤儿院被领养回家,领养的过程异常简洁粗暴。将青色长发高高梳在脑后的女副经理踩着10厘米黑面红底的玛丽珍高跟鞋走过长长的大理石走廊,虽然是微笑着的,但那上挑的眉毛和眼睛里势在必得的光芒,都忍不住让人有点犯怂。好像她要挑走的不是什么讲文明礼貌的乖小孩,而是能接住她夹在臂弯里的那件西装外套的小侍从。

 

所有事物在青懿的面前都黯然失色了,她那极度自信的身姿像极了权力之杖在手的女王,雄风赳赳,就连院长来跟她简单介绍情况的时候都忍不住低三下四起来。

青色的女王果然不走寻常路,她在所有孩子集中来的大厅中左右扫了两眼,两弯剑眉一挑,单手叉腰指着霍琊就说:小子,可要好好感谢我啊!

 

在孤儿院霍琊可不是个安分的小孩。他虽然沉默寡言,但是并不代表他好欺负。往往那些爱欺负人的孩子都瞅准了他那些外在,却根本没想过看起来比同龄人瘦弱一圈的霍琊挥舞起拳头时是怎样的面目狰狞。当然不是说霍琊打架的时候龇牙咧嘴,而是无言地举起拳头揪着对手的领子毫不手软的揍下去的时候,让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金色的瞳孔灿烈的像是熔铁,深处有一团火苗在跳动,还有周身那突然蔓延开来的杀气,这些足以吓跑所有不老实的孩子了。

 

青懿到来的那一天霍琊刚刚教训完那个新来的胖小子。看样子胖小子也是以前经常被欺负的主,这次准备找个立足之地,没想到树立威风的时候找错了人,那张小小年纪就有了双下巴的脸如今低下头藏着不敢让人看到。而霍琊则老老实实地站在队尾,甚至因为揍人有点累而微微驼着背。

 

也不知道青懿是从哪里看出霍琊的与众不同。

 

别人家领养孩子接到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去风尘,再怎么说这也是个促进情感发展的优秀方案,个别性急的还逼着孩子认爹认妈。但是青懿不一样——领导之所以是领导,就是因为他们那常人眼里天马行空的神奇思想——她把霍琊接到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剪掉那头在她看来十分碍眼的长发。霍琊瞟了一眼同样一头长发的青岚,一时间有点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后来他就懂了,因为青懿给他找了个散打教练。入学手续还没有办好的那些天里,每个星汉灿烂的夜晚都是霍琊和青懿两人的切磋时间。霍琊心里自然是一万个不乐意,因为无论怎么他都没有胜算,他最占上风的那一次失败还是青懿故意让了他一半。

 

而律就是在两人放弃切磋的第三天来的。

 

“完全不行啊你,一点长进都没有,超无聊的!”青懿这么说着,伸了个懒腰。身材曼妙的不像是生过四个熊崽子的人。

 

虽然心里有点小失落,但霍琊更乐得清闲。毕竟几乎每天都会被打出鼻血的日子实在是太难过了。

 

但是这样一来霍琊就有了大把的空闲时间。

 

他跟家里原来的老大老二不是很熟,老四太小还只会满地乱爬,只有老三青凌愿意跟他亲近。但是这小子最近好像是遇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女,隔老远都能闻到那股酸臭气息,更可怕的是动不动就来找霍琊看星星看月亮一步两步谈人生。霍琊有时候就忍不住想,为什么现在的小学生都这么早熟?

 

但是今晚一回家就被青凌捏着鼻子皱着眉头躲远了:霍哥你们到哪去了?怎么一身甜兮兮的味道。

 

霍琊想起了那对眉目相似衣着也较为相同的新邻居兄妹,沉吟了片刻:“也没去哪啊?”

“唔···反正就感觉霍哥你跟平时不太一样。”青凌歪着小脑袋,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道,“感觉整个人都明亮了起来···就是这样的感觉!”

 

一旁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痛饮冰啤酒的青懿听了去,立刻笑的不怀好意:“青凌,那是你大哥恋爱了!”

 

“嗯嗯嗯?是这样的么?”青凌扑过去缩到青懿怀里。

 

“是啊,而且你说的那叫恋爱的酸臭气息。”青懿继续道。

 

“···你能不能教他点好。”

 

 

 

-tbc-

评论 ( 4 )
热度 ( 44 )

© β | Powered by LOFTER